幸存者第一章

来源:http://www.uggpifa.net 作者:粉色派对 人气:145 发布时间:2019-11-02
摘要:路上的大雾弥漫着,从早上5:00到现在的7:00,这雾就一直没散去。浓雾深处,一辆车身多处变形、车头还挂着血丝的路虎出现这不见边迹的大雾里,明迷的雾灯,凹陷的引擎盖,孤独的

图片 1

路上的大雾弥漫着,从早上5:00到现在的7:00,这雾就一直没散去。浓雾深处,一辆车身多处变形、车头还挂着血丝的路虎出现这不见边迹的大雾里,明迷的雾灯,凹陷的引擎盖,孤独的行进在这段荒凉的高速路上。

幸存者第一章。  人们对于视觉上的朦胧与模糊总是带着一种隐隐的恐惧感,这种恐惧感与生俱来,且说不清原由,这就如同有许多人惧怕黑夜一样,那是一种源自远古时期落后人类对于黑暗中未知事物的恐惧,并由基因将这种恐惧一代一代的延续下来。

  阿阳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白茫茫的一片雾气,嘴边不停地咬着指甲,眼中的惊惧之色还未消散去。坐在一旁的小智面色疲倦,强打着精神紧握着手中的方向盘,天知道,在大雾天里开着路虎在路况未知的高速路上行驶会发生什么。

幸存者第一章。  一个美好的周末,事实上本应美好的,阿阳和另外四个伙伴约好了要在城郊湖州公园的柳树荫下搞一场野外派对,实际上当时到场的有很多人,都是和他们年纪相仿的孩子,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但是青春是交往最好的媒介,他们很快便相互结识,在林间嬉戏,在湖畔跳舞,在水上划船,待到夜晚降临,一起点燃篝火,尽情欢唱,一起等待即将到来的焰火表演…

  阿阳的手指不停地揉着太阳穴,眼睛依然盯着车窗外的浓雾。他回过头,瞅了一眼后座上睡得正熟的小女孩,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脸色凝重的已经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是啊,本应美好的焰火表演他却再也无法看到了,不仅是他自己,除他以外的现场二十五个孩子,广场上所有的围观者,都再也等不到那一刻了,一切太突然了。

幸存者第一章。  

  晚上7:59分。距离湖州公园的焰火表演只剩下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二十六个孩子早已手拉手,扯成个圈围在广场的正中央,等待着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广场上其他的游客也聚拢过来凑热闹,一时间小小的广场上挤满了人,大家都兴奋地企盼着表演的开始,喜悦的气氛在人群中传递着。

  晚上8:00。负责焰火的师傅准时点燃了引信,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然而当引信完全燃尽后,烟花筒上只是蹦出几点零星的火花便没了下文,原来是个臭炮,抱怨声与咒骂声在人群中此起彼伏,焰火师傅朝失望的人群摆了摆手,说是还有备用的,让大家稍作等待便独自一人去库房旁的厢式货车上取烟花,可是去了许久还未回来,不满的声音再次从人群中响起,有的人已经打起了退堂鼓,阿阳当时也心想这公园的库房与广场之间只隔着一片小树林,垂直距离不过五十米,就算搬着沉重的炮筒这么长的时间四五个来回也够了,便想叫上伙伴一起去看个究竟,谁知这时人群中有人惊呼管焰火的师傅回来了,当阿阳将头扭向树林那边时,只见一个黑影在林荫道间踉踉跄跄的穿行,星辰的微光透过浓密的树荫投射在林荫道上,使得那扭曲的身影显得异常诡异。

  那个身影就迈着那种几乎违背物理法则的步伐向广场上的人群靠近,在他身后还拖着一摊长长的东西,当他离人群越来越近时,临近的几个人不由得发出惊叫,然后纷纷向两边闪去,而当他从阿阳身边经过时,阿阳看清了这一幕,他感到他的胃里有东西在翻腾——负责焰火的师傅浑身是血,他的半张脸不见了,只剩下白森森的颧骨,他的喉咙被划开了,支楞出来的喉管喷涌着猩红色的液体,他的肚子也不知被什么撕开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从里面流了出来,而他拖在身后的那一摊长长的东西正是他的——肠子,肠子拖行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长长的血迹。

 

图片 2

 忽然,那位师傅的一只脚踩到了自己的肠子上,紧接着便被绊倒在地,在场所有的人都已被这一幕吓坏了,没有人上前帮他,或者说是没人敢上前帮这位可怜的师傅,胆小的人已经吓得钻到了人群里面,终于,一位站在离那位倒下的师傅不远的女生坚持不住了,她放声尖叫,拼了命的朝人群里钻去,谁知,就在她转过身的一刹那,那位倒下的师傅突然以惊人的速度爬起,一把拽住了那女孩的小腿,女孩一下子被拽倒在地,紧接着,他又把嘴咧到了惊人的弧度,一口朝女孩的腿咬去,鲜血四溅,女孩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几乎是在同一时刻,人群像炸了庙般向四处慌乱的逃散开去,阿阳看到了那个女孩,她痛苦而无助的眼神在向四周的人求救,但是,没有人去理她,更没有人去救她,阿阳想过去帮她,但却被骚乱的人群不断向后推去;慌乱中,有人摔倒了,有人还没爬起来便被后面的人踩过去,所有人都在为自己逃命,终于,一层又一层的人群将那个女孩彻底挡在了视线之外。

  很快,人群的最后面又爆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很显然,又有人被咬了,这叫声就如同催化剂一样,使得人群变得更加骚动了,疯狂逃命的人群开始向公园外散去,而阿阳的大脑却极不合时宜的出现空白,他看到了有浑身是血的人在跑,他看到了浑身是血的人扑向了正在逃命的人,他看到了浑身是血的人在咬那个人,他看到了广场上被咬的人越来越多浑身是血的人也越来越多,他的大脑里又忽然浮现出那一幕幕曾经在影视剧节目里看到过的画面,这些画面与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相似,但又是如此的真实。他曾不止一次幻想着自己的世界里发生了这一切,而自己又是如何英勇无畏的应对这一切,他甚至有些偏执的妄想,这一切若是发生在高考的考场中该是多么的有意思。然而当这一切真正发生时,自己又是这么的怯懦,这么的无助。

  忽然,一只有力的手我在了阿阳的手腕上,将阿阳从混乱的思绪中拉回了现实,阿阳回头看去,原来是自己的铁杆小智,小智拉起阿阳便向公园的停车场跑去,那里有一辆小智的路虎,今天中午时小智就是开着这辆路虎把阿阳以及其他三个伙伴载到这里的。一路上,两人不时撞到疯狂逃命的人,但所幸没有浑身是血的人冲过来攻击他们,四周不时响起人们的惨叫声。慌乱中,阿阳看到了一位带着孩子逃跑的年轻母亲,她的孩子摔倒了,她跑过去扶那孩子时,却被一群浑身是血的人扑倒在地,拖进了树林里,她的孩子坐在地上哇哇直哭,但很快也和她的母亲一样,两个浑身是血的人扑了上去撕扯她的头脚,硬生生地将她的身体扯断了。

  阿阳的神经被这一幕彻底击垮了,他的头开始眩晕,腿也开始不听使唤,他浑身发软,差点就要瘫倒在地上,所幸身边的小智察觉到了这些,他赶紧搀扶住阿阳上了路虎车,自己则迅捷地回到驾驶位置上发动汽车,汽车的引擎发出强劲的轰鸣声,这是一辆动力十足的好车,然而事情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就在这时,前方慌乱的人群里突然冲出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一下子扑到了车子的引擎盖上,车前的风挡玻璃被巨大的冲击力撞出了裂纹,这个人正是那个最开始被咬的女孩,她满脸是血,不知疼痛的用头颅猛烈地撞击着风挡,裂纹正在扩大,而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血人正在冲过树林和护栏朝路虎车逼近。

  “混蛋!”小智爆了句粗口,挂了倒档将车向后退去,引擎盖上的女孩因这突如其来的一倒而滑到了车头处,小智抓住时机,一脚踩足了油门,路虎车咆哮着冲了出去,将那失控的女孩狠狠地撞在围栏上,但那女孩的手依然死死地拽住车头往上爬,小智又急打方向盘,车身做出个90度大转弯后,风挡玻璃前的女孩被甩了出去,然而此时路虎车身外已经挂满了浑身是血的人,他们疯狂的捶打着车窗,而其中一个已经将头探入车中向车内钻去,阿阳虽已瘫软,但意识依然清醒,他一脚朝那个探进头的血人踹去,可那人抓得太死,阿阳又连踹了好几脚才把那人蹬下车去,有几次那人险些咬住阿阳的脚。

 

图片 3

 一见到有人驾车逃离,公园里不少已经吓慌了神的逃命人也开始往停车场方向奔涌,但他们殊不知那里已经被死神主宰,不少逃命者跑到半道便被迎面冲来的血人扑倒在地,一波又一波,这些人俨然成了那些血人免费的晚餐,而不少幸运者虽然躲过了这些怪物的正面冲击来到了停车场,但就在他们拉开车门或发动汽车的一刹那被那群怪物硬生生的拖拽出去。

  广场上,小智驾着路虎在慌乱的人群里穿行着,不时因为有行人的阻挡而停下,所有的人都在跑,有血的人在跑,没血的人也在跑,小智一时也花了眼,车身上零星几个挂着的血人依然不放弃的捶打着汽车,小智定了定神,踩下油门朝前开去,只是汽车刚向前开出了五六米,就看见车头前闪过一个身影,咚的一声,那身影便飞到了视野前方不远处。

  “操!你撞人了!”阿阳朝小智怒吼道。

  “不,我撞的不是人,我撞的不是人,你看到了吗?他疯了,和刚才那个女孩一样,他疯了…”小智语无伦次的说着,显然他也被刚刚的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了。

  “不是啊…”阿阳惊恐之余痛苦得揉搓着头发,小智刚刚确实撞到了一个人,但他却无能为力。

  说话间,又有几个血人张牙舞爪的冲到了路虎前,他们捶打着引擎盖要将这辆车砸烂。

  “快走!”阿阳将心一横,大声催促道。

  小智狠狠地摇了摇头,踩足了油门,路虎车又一次咆哮的向前冲去,很快,那些挡在车前的血人被撞倒在地,又被汽车直接从身上碾轧过去,阿阳甚至能感受到车轮从那些肢体上轧过去时车身的颠簸。

      伴随车身颠簸的同时,阿阳看着小智的脸,那是一张有着双眼血红肌肉扭曲的脸。

  “我撞的不是人!我撞的不是人!他们全他妈是疯子!是怪物!”小智一边紧踩着油门任由汽车朝那些人撞去,一边歇斯底里的吼叫着,那一刻,阿阳甚至觉得他与车外面的血人无异。

幸存者第一章。  小智撞红了眼,他驾着路虎在人群里横冲直撞,已经顾不得哪些是死人哪些是活人了,一路上凡是挡在汽车行驶路径上的都被动力强劲的路虎撞了出去,碾了过去,车头上的护栏格栅上挂满了丝丝血迹。

  “你疯了!”

幸存者第一章。  “是!我疯了!我他妈疯了!”

  突然,一辆失控的私家车从路旁的树林里冲了出来,透过风挡,阿阳看得到,那辆私家车的司机正被两个钻进驾驶室的血人撕咬,小智没有任何刹车或是急转弯的意图,而是猛踩油门径直朝前开去,“砰!”那辆私家车直接被撞翻在路边,但出乎意料的是路虎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安全气囊也没有弹开,而刚刚那些挂在车上的血人也被这剧烈的撞击震了下去。

  “他不是人!他没救了!”小智扯着嗓子吼道:“改装路虎不怕撞!我撞的就是他!”

  “是、是,他不是人,可是你…你太激动了,放松点,别失去理智…”阿阳在一旁徒劳地安慰着,此刻如果有机会的话他宁愿离开这辆车,但他没有这个机会,他只希望此时处于疯狂状态的小智能平静下来,尽管他知道这不可能。

     在死亡面前,老虎可以杀掉自己的后代,而人类当然也可以放弃自己的本性。

  路虎行驶在通往鹤疆高速的公园园内最后一段车道上,阿阳知道,只要上了高速,危险就可以暂时过去,是啊,只是暂时过去,天知道,外面是否也发生了什么。

  然而就在汽车要穿过公园大门驶向高速路时,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忽然从路边闪出拦在车前方不远处。

  “停车!那是活人!我叫你快停车!”

  阿阳的声音在小智的耳边回荡,已经红了眼的小智这才如梦初醒般回过神,连忙拉动手刹,疾行的路虎这才打着滑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停了下来,险些撞到车前的女人和孩子。但那刺耳的刹车声同时也吸引了远处那些发疯的血人的注意,于是他们便再次向这辆刚刚脱险的车涌来。

  女人带着孩子来到车旁,她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而身边的小女孩也就七八岁的样子,阿阳见状赶忙把后车门打开。

  “快上车!”

  但女人只是将孩子塞到了车上,自己却迟迟不上。

  “快啊!”看着车后方不断逼近的人群阿阳催促道。

  女人摇了摇头,她瞅了瞅自己的胳膊,阿阳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原来她受伤了,肩膀上的肉被撕掉了一大块,正不住的流着血。

  “照顾好她。”

  这是女人说的最后一句话,因为车后潮水般的“人”流已经赶到,小智不得不立刻发动汽车逃离现场,而女人很快便淹没在那腥红色的潮水中。

  “阿姨别走!”车上的小女孩趴在后车窗上朝着女人消失的方向哭喊着。

  阿姨,原来那个女人并不是小女孩的母亲,阿阳这才明白。这使得刚刚已经连撞了多少不知是死是活的人的心动容了,阿阳开始自觉羞愧难当,而驾驶座上的小智更是泣不成声,但没人知道他在哭什么。

  车后的人流一开始还紧随其后,但当路虎开上高速公路后,能跟在后面的“人”越来越少,一个跑得快的扑了上来拽住了汽车的后保险杠,被路虎在高速路上拖行了上百米才没了动静。

  车上的小女孩还在呜呜的哭,阿阳扭过头看着她,他知道,那个女人用生命将这个女孩托付给自己,自己就有必要对她负责。

  “嗨!”阿阳的声音显得有些生硬,他是个正宗的90后独生子,没有弟弟妹妹更没有哄小孩的经验,但他需要分散她的注意力。

  小女孩没有理他,依然低着头用肉肉的小手揩着眼泪。

  阿阳只好笨拙地从副驾驶爬到后座来,在爬行过程中,阿阳的鞋跟不小心蹬到了小智的脑袋,小智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嘿!你是故意的!”小智不满的抱怨道。

  看到这一幕,小女孩破涕为笑,“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原本正要道歉的阿阳看到小女孩笑了也凑过来陪她一起笑,弄得驾驶座前的小智很是不爽。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璐。”

  “好,璐璐,你多大了?”阿阳将车座后台上用作装饰的毛绒熊取下塞到小女孩手里。

  “八岁。”小女孩头也不抬,手里不停摆弄着毛绒熊,挂在脸上的眼泪和鼻涕不时滴在毛绒熊上。

  阿阳取出口袋里的面巾纸,给小女孩把脸擦净,小女孩这才抬起头,奶声奶气的说:

  “谢谢叔叔。”

   额,叔叔,阿阳心想我今年虚岁十八,十七周岁的生日也才没过完几天,这孩子竟叫他叔叔,真是太没眼力件了。小智在驾驶座上不说话,只是偷着乐。

  “那啥,不用叫叔叔,叫哥哥就行。”

  “哥哥?”小女孩瞪大了清澈的眼睛盯着阿阳看了半天,盯得阿阳心里直发毛,那眼神就好像是在确认眼前这位五大三粗的男人是哥哥还是大叔。

  “哦——好的。”小女孩眨眨眼睛,低下头继续摆弄着手中的玩具熊,但身子却歪倒在阿阳一侧,阿阳轻拍着她,小女孩很快便抱着玩具熊在阿阳怀里睡着了。

  孩子就是孩子啊,阿阳不由得感慨道,但很快他又觉得自己的感慨很可笑,她是孩子,可自己又何尝不是个孩子呢?就这样想着,阿阳不禁打了个哈欠,他看了看手表,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了,刚才光顾着逃命却忘记了时间。见小女孩睡熟了,阿阳将小女孩手中的玩具熊轻轻地取出,并慢慢地将身子挪到一边,把玩具熊枕在小女孩的头上,再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小女孩盖好,完成这一切后,阿阳又悄悄地爬回到副驾驶位上。

  “准爸爸当的不错嘛!”小智在一旁调侃道。

  “得了吧。”

  “其他人也不知怎么样了…”小智幽幽的叹了一句。

  对啊,还有其他三人哪,祖龙,阿仲还有老汤,刚才人群混乱,为了逃命,几个人都跑散了,现在已经是深夜,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真不知道他们几人现在都怎样了,回想着刚才那张牙舞爪的腥红色人潮,也许他们已经……

      阿阳不敢再多想了,他掏出手机,一一拨出了好友的号码。

  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回应都是:

  “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阿阳又往家里挂去电话,漫长的等待后,电话那头也只传出了嘈杂的嘟嘟声。

  阿阳不信,他又重复了几遍,但情况依然如此。

  

  手机,从指间滑落。

 “没用的。”小智摇摇头。“那会刚看到那个师傅出事的时候我就已经拨过报警电话了。”

  “怎么样?”

  “没用的,全是忙音,110如此,120如此,119也是如此。”

  “这说明,城里已经……”

  

    沉默。

  

     许久,小智哽咽着说: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咱们现在不能往城里去了。”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却始终未能流出,阿阳狠狠地抹了下湿润的眼睛,清了清嗓子低声地问道:

  “那我们现在去哪?”

  “乡下,越远越好。”

  

    

  

  “他们算是什么?”

  “他们是感染体,或者,僵尸,更容易理解。”

本文由澳门402永利com发布于粉色派对,转载请注明出处:幸存者第一章

关键词:

上一篇:圣诞树下的小男孩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